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 >第六百二十八章 暗下决定

第六百二十八章 暗下决定

第六百二十八章暗下决定

玄天学府,地院秦府。

这是秦鸿当初入地院初选的府邸,此刻人去楼空,其中杳无人迹。秦鸿归来此地,与雪月一起,清扫着府邸尘埃。

一去年余,诸般人都是相继离去。那些从弱小时一道扶持而来的朋友,一个都不曾再出现在视线中。

洪猛,洪野,元音,空绝,幽若雪,白彦,莫陨,阮天,这些人,皆都是秦鸿的朋友。昔年,在秦鸿弱小时,他们给予了护佑,带着秦鸿一起成长。

后来,秦鸿的成长超脱他们的预料,但他们依旧不离不弃。

落魄时,他们依旧陪同左右。

强大时,他们则鼓舞欣慰。

这样的一群好友,秦鸿甚感欣慰。尽管他们的身份都是高不可攀,但秦鸿从未去想过他们背后的身份。

“一年时间,亦不知他们如何了?”

秦鸿有些惆怅,他而今已然破皇,那些好友亦不知去处,不知结局。其中,空绝的下落,让秦鸿更是陷入阴霾。

昔年,皇朝狩猎会,大夏裘家世子追杀,让众人陷入绝境,是空绝强势断后,最终却是被打成重伤。

至于生死,至今杳无音讯。

每每回想,秦鸿则都是暗恨不已,牢牢的将大夏裘家记在心头。他日若有成就,大夏裘家定要付出代价。

除此之外,还有那个娇俏玲珑的女子。

与秦鸿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一直都喜欢追在他屁股后面叫唤着‘鸿哥哥’,‘鸿哥哥’的女子。

而今,一别三年,亦不知她的去处。

是否,在那中原圣地?

思及于此,秦鸿心头燥热,恨不能立刻冲向中原,要寻找那一直让他魂牵梦绕的身影。

不止如此,亦有诸般因果尽加其身,迫使着他要不断前行。若是不然,因果纠缠,足以让他粉身碎骨。

回想种种,秦鸿的心头则都是愈加沉重。背负的东西太多,执念太深,几成魔障。他停留不住脚步,需要无时不刻的不断朝前。

“我要尽快入中原!”

很快,秦鸿下定决心。

中原圣地,那是世人向往已久的圣地。不只是武道兴盛,可让秦鸿成就武道绝巅,亦是因为碧嫣可能在那方世界,他需要去追寻她。

这是承诺!

一个小男人,对心爱之人的承诺!

“终有一天,我得陪伴你左右,上天入地,不离不弃!”

昔年的种种,加深了秦鸿的执念,让他决断的心思就愈加坚定了几分。

似乎察觉到了秦鸿的决然,雪月在身后默默的看着,清美恬静的脸色浮现起几许黯然。但很快,她掩饰而去,抿抿嘴,亦是下定了决心。

二人在府邸忙碌,收拾着遍地尘埃。清扫院落,清闲而雅致。

但终究,有着不合时宜的人物出现,打破了这难得的清闲。

“秦鸿,滚出来!”

轰然的雷鸣声炸开,冷酷的断喝声袭来,府邸外尽是狂躁的波动。一道道身影驾临而至,带着深沉的戾气与怨怒,包围住了府邸的四方。

院落中,秦鸿抬头,望穿虚空,一眼看到了那虚空中矗立的身影。

“陈鹤!”

昔年天院第十的弟子,后被博罗扫出天院,但最终秦鸿杀了唐修实,这个被挤出来的弟子就又冲万博manbetx线上娱乐拥有更好的娱乐体验,2018万博体育manbetx世界杯总部位于享有“中国泵阀之乡”美誉的浙江省永嘉东瓯工业园,万博电竞亚洲体育官方网旗下的万博电竞亚洲体育是中国地区最具影响力的网络娱乐游戏品牌之一。万博manbetx有着丰厚的奖金奖池。了上去。特别是突破皇境后,其威势更涨,比之以往,蜕变甚大。

“这些家伙,总是这般讨厌!”

秦鸿低语,有些意兴阑珊,这样的对手,都是提不起他半点兴趣呢。

“讨厌的家伙,总是需要接受到足够的教训,才能够让他们烟消息股。若是不然,他们就会接连不断如苍蝇般围着你走。”

雪月从堂屋中走了出来,笑看着秦鸿说道:“他们都当你即将坠殒,自然迫不及待的想要踩上你一脚。若能够将你踩踏下去,这些人每个都足以名留青史。”

这番话,道出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心思。

秦鸿的名声太广泛了,现在在天下,堪称无人不知。无论是他闯三关,夺狩冠,少封王,遭天妒的传闻,都将他推向了一个同辈难以企及的地步。

故此,很多人都很向往,羡慕及嫉妒。但很多人却都只能够羡慕嫉妒恨,无法做到似秦鸿那般的威武。

所以,当秦鸿落魄,疑是坠殒的时候,很多心怀不轨的人都想着能够来践踏一番。若能够得逞,亦足以被世人铭记,成为他们炫耀的一种资本。

这是,人之劣根。

秦鸿闻言一笑,有些无奈的摇头,“皆都道我坠殒,视我为软柿子,这真是让人很无奈。”

他不喜与人争,奈何世人逼他。

他不愿与人敌,奈何世人迫他。

种种逼迫,威胁,让他不得不以牙还牙。

这般心境,若是元音在此,怕是会忍不住的感慨:妖孽的世界,废材都很难理解。

“走吧,去看看。”雪月在身后盈盈一笑,喜欢见识秦鸿威武霸道的一面。

那绝世的风姿,压垮同代无敌的霸道,可真是很让人欣喜嘞。

秦鸿不曾拒绝,放下扫帚,与雪月并肩走出了府邸。开门而出,则是看到了府邸外密密麻麻的人。

为首的果真是陈鹤,那曾经不可一世,天院俯瞰世人的天骄。此刻身姿挺拔,神色冷酷却难掩傲然,在左右同阶皇境的随同下,漠然的看着秦鸿。

左右三十多人,全都是半皇及皇境,是跟随陈鹤前来呐喊助威的,并为陈鹤见状,他终将崛起的时刻。

至于那往后的人群,则是被吸引而来看热闹的存在。

“好大的阵仗,真是看得起我秦鸿呢。”

秦鸿不由低笑,这人数太多了,让他有些不喜。

“秦鸿,世人都言你勇武,乃逆天妖孽。而今学府天骄等皆都破境成皇,你呢?”陈鹤身旁一人断喝,质问秦鸿道。

这般明目张胆,挑衅之意不言而喻。

“你们的来意如何,世人皆知。所以,也被藏着捏着了,要战便战。”

秦鸿淡然一笑,却是浑然不惧。这些人物,他只手可撂翻。

“嘿,倒是好大的胆魄。都说秦师弟胆大能跑马,看来这传闻还真是呢。既然如此,那师兄我就来讨教一二了。”一位皇境摩拳擦掌的轻笑。

秦鸿不为所动,只是立身原地,默然的看着他们。

顿时,对方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励,那位皇境人物狞声暗笑,抬脚就欲踏上前去。

“且慢!”

却在这时,陈鹤忽然制止了那人,忽的冷笑道:“世人皆都知晓,秦师弟遭天妒忌,无法破境成皇。你都这般人物,何须与师弟怄气。不妨让后面的师弟去向秦鸿师弟请教。”

他的意思很简单,认定秦鸿破不了皇境,故此让同境界的半皇前去教训他。这般手段,倒是让人暗笑不跌。

秦鸿血气枯损,颜老体衰,已不复从前,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都已是这般状态,他还能够爆发出原来的几分实力?

故此,让同阶一战,对秦鸿的羞辱,那才是最重的。

“师兄,我来!”

倏然间,一道身影窜出来,是位少年,已达半皇巅峰,只差半步便可成就皇境。经得陈鹤点头,他顿时哈哈大笑,纵身冲向了秦鸿。

“秦师兄,请赐教!”

嘴上如是说,对方却是直接一脚从天踏下,朝着秦鸿的头顶滚滚压落。半皇的力道何其之猛,足以踏碎一座千丈高山。这要是落实,纵使皇境都不好受吧。

并且,对方这般猖狂,一脚踏顶,羞辱的意味明显至极。

然而,在所有人的眼中,秦鸿却是依然平静从容,他甚至都没动弹半分。全身毫无半点真元波动沸腾,似乎被吓呆了一样,立身原地忘记了反抗。

众人皆都误以为秦鸿坠殒,注定还不起手了。

但在这时,砰然间一道轰响,那原本趾高气昂,兴高采烈冲上去的半皇弟子轰然间横飞了出去。整个人在半空中躬如虾状,惨叫着横飞出去上千里之远。

“这……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是惊愕,皆都不曾看到秦鸿出手,后者甚至都是不曾动弹分毫。那人就直接横飞了出去,这……未免太诡异了吧?

“谁在暗中出手?”

陈鹤亦是脸色一变,骇然十足的看着四周。周围人都慌乱了,谁人这般大胆,这般实力,竟能够无声无息将一位半皇踹飞?

“扑哧!”

雪月在旁都是忍不住的掩嘴笑出了声,这群傻子,都看不出秦鸿的深浅底细,居然也敢来撩虎须?

先前秦鸿出手,快如闪电,直接就是一脚踹进了对方的腹部。故此对方受力之下横飞,一去上千里。

秦鸿的力道何其恐怖?寻常的皇境绝巅人物都得在其面前俯首。纵使秦鸿不使用真元,以纯粹肉身的力道也足以践踏任何皇境小圆满。

更何况,先前那人都还不入皇境呢。

“这般弱的身手,我连指导他的心情都提不起来。”

秦鸿轻笑一声,那浑厚的嗓音传遍全场,所有人都是悚然一惊。这家伙,居然还敢这般张狂?

一时间,满场众人惊骇,陈鹤目光一凝,看向秦鸿的眼神都是变得起伏不定。秦鸿的从容平静,着实震住了他,让他一代天骄皇境都是心有忌惮。

莫非,这家伙亦是突破了不成?

众人心忧,揣测纷纷,但观察许久,却也是见不得秦鸿身上有半点异样。血气枯损,潜能耗尽,真元都是枯竭,这明显就是坠殒的迹象。

思及于此,陈鹤咬咬牙,冲着左右的皇境挥了挥手。顿时,那二人相视一眼,皆都是狞笑着走出了队伍。

“秦鸿师弟既然这般自信,倒是让我等师兄技痒。不若此,请教一番可否?”

说是请教征询,但二人却是毫不犹豫的奔腾而至,拳脚齐出,携带着浩荡威势轰向了秦鸿。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